滚动新闻:  
   
新闻 | 旅游 | 专家 | 文化资源 | 投资融资 | 居家房产 | 高端访谈 | 知识产权
视频 | 服饰 | 民俗 | 生活健康 | 广播影视 | 休闲娱乐 | 庆典礼仪 | 广告会展
专题 | 图秀 | 论坛 | 创意中原 | 新闻出版 | 网上商城 | 饮食文化 | 出行文化
 
  设为首页
  加入收藏
  与我联系
图片新闻浏览 | 行业快讯 | 广播 | 电视 | 电影 | 评论  
您现在的位置:河南文化产业网广播影视 → → 内容

黄建新:第五代导演“逆生长”

www.henanci.com 2015-3-26 8:41:45 进入商城 进入论坛
  河南文化产业网讯:曾经拍过《黑炮事件》,给《亲爱的》、《智取威虎山》等口碑票房俱佳的商业电影担任过监制的第五代导演黄建新,今年“迷恋”上了网络、热衷于跟年轻导演合作——他执导了在网络上播放的“2015大师微电影”系列中的《失眠笔记》,该片改编自90后作家陈谌的网络小说;他还将为脱胎于网络热播剧的《万万没想到》担任监制。黄建新昨日在香港国际电影节上接受北京晨报记者专访时表示,他一直有很强烈的好奇心,愿意与年轻人合作,从他们身上感受到时代的节奏和语境。黄建新把监制的工作比喻成一个公司的CEO,一方面要跟导演沟通创作意图实现的方法和各种可能性,一方面要帮导演挡住来自投资方的各种无理要求。

  给年轻人当监制

  ——因为我很好奇

  北京晨报:您监制了不少电影,但自己已经5年没有导过电影了。为什么会接下“大师微电影”的邀约?还是一个90后作者的网络小说去改编呢?

  黄建新:微电影和影院电影的不同,在于它没有那么多商业上的考虑,可以让成熟导演把自己的风格发挥到极致。我选材的时候就想着要去找一个非常内心化的东西。陈谌的网络小说《她在睡梦中,他在等她醒》我看到之后就心动了。这部小说最早是发表在韩寒主办的杂志上,我后来通过韩寒找到了他,跟他在酒店聊了很久。人类最根本的心灵深处的关怀,一代代人都是一致的,没有大冲突,只是方法上有一些分别。我们很快达成了共识,没有所谓的“代沟”。

  北京晨报:是这次合作启发了你,接下《万万没想到》的监制吗?我们听到这个消息时真有点“万万没想到”。

  黄建新:最开始优酷找我的时候,我也是“万万没想到”!我当时一脸茫然,完全没有看过这个网剧。我的助手是90后,我就问他:“有人找我给《万万没想到》的大电影做监制,你觉得怎么样?”他特别高兴地回答:“那很好啊!”于是我就明白了,这部剧跟观众的情感交流很强烈,这对于改编成大电影来说是非常好的事。我回家之后赶紧补课开始看,发现他们的东西特别好玩,很新鲜的影像风格,能让人感受到时代的节奏。对于一部商业电影来说,时代的语境和节奏非常重要。

  北京晨报:叫兽易小星虽然很红,但他是个新人导演,你之前监制的都是成熟导演的作品,这有什么样的区别吗?

  黄建新:其实我最早就是给青年导演做监制的,方刚亮的作品,现在只不过是又回到了最初。成熟导演和青年导演只是经验上的深浅,创作上都各自有各自的方法,谈不上差别。电影的世界里总是一代人替换一代人,第五代也是踩在上一代人的肩膀上才有现在的成就。如果你迷恋电影,又肯付出,就会在电影的世界里活得长一些。

  网络转上大银幕

  ——保持电影质感

  北京晨报:从当红网剧转变成大电影,以你当监制多年的经验,这中间有什么障碍需要克服?

  黄建新:电影和网剧的观众是不一样的,这是我做这么多年监制得出的经验。当年我跟陈可辛合作《十月围城》,在用李宇春的时候有过类似的讨论。当时李宇春在网络上非常红,我们就想,她的人气可以转化为票房吗?结果和我们的设想有很大的距离。后来看到一个调查说,网上活跃的人很多都是宅男宅女,他们其实是有社交恐惧症的,而看电影本身就是一个社交活动,他们不会入场去看的。电影对质感是有要求的,商业电影是对“硬咖”也有一定要求的,这一点我在之后跟叫兽的合作中会沟通。

  北京晨报:网剧可能只要一个点戳中观众就红了,商业电影还是要讲故事的。怎么能够既保持网剧的草根性,有达到电影的质感?

  黄建新:一个10分钟的东西变成100分钟的东西,中间确实会发生很大的变化。叫兽在创作剧本的时候,已经基本解决了这个问题。我从专业角度来看,剧本写得不错,喜剧密度、情感关系、结构对位都不错,已经不是咱们在电脑里看到那种比较简单的东西了。他们做了快两年的剧本,我看到的都是19稿了。

  北京晨报:你给年轻人做监制,产生了分歧怎么解决?

  黄建新:现在还没有任何分歧,相信合作下去肯定会有的,大家商量着解决。监制其实就像一个公司的CEO,需要协调各个方面的事情。一方面跟年轻导演合作要用创作者的思维跟他们讨论问题,用管理者的思维去想怎么帮他们完成电影;另一方面要挡住投资方。现在一部商业电影可能有10个投资方,监制必须得是内行,得帮导演挡住投资方外行的要求。就拿选角来说吧,10个投资方都有一份自己的选角名单,那导演就没法干了。电影是一个群体智慧的叠加,职业监制就是让这个叠加不出错,不往负面的方向跑。

  导演协会争入围

  ——是我闹了乌龙

  北京晨报:之前您在导演协会因为《亲爱的》没有入围跟李少红会长争执了起来,后来你们有没有再说这个事情吗?

  黄建新:第二天我们就一起去参加了一个活动,还说起这事。他们翻出了章程跟我说:“这还是你当会长的时候制定的!”我一看,可不是吗!这还真是我自己定的,这事闹的。

  北京晨报:下一届会修改规则吗?

  黄建新:这次就这样了,下次肯定会修改。旧的章程有它的历史背景。以前我们的合拍片,业内的都知道是假合拍,内地演员就是陪衬。现在合拍片是真的合拍片,法律上来讲版权都是内地公司的。

  北京晨报:你对导演协会发的回应怎么看?

  黄建新:我还没有来得及看呢。导演协会是个特别民主的地方,我们有什么争论就直接说出了。那天我提出了意见,但最后还是投票了。而且主要我不知道后边坐的全是媒体,不然肯定不会以这种方式表达。
点击复制,传给QQ/MSN上好友   来源:中国经济网 作者: 编辑:王文龙  去GooGle找   去BaiDu找
相关图文
关于我们 — 法律声明 — 服务条款 — 媒体联盟 — 理事机构 — 经典案例 — 网站地图  
Copyright © 2006 河南文化产业网 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:豫B2—20080033
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河南省委员会办公厅 | 主办单位:河南省文化厅 | 运营单位:河南省中原文化信息中心
技术支持:河南省中原文化产业发展中心有限公司 | 文化新发现、产业交流热线:0371-63690087 63690533
交流信箱:tougao@henanci.com 豫ICP备06010932号